美媒:大國競逐“非洲之角” 爭奪蘇伊士運河航道

原標題:美媒:“非洲之角”成大國競逐新舞臺 搶奪蘇伊士運河航道

參考消息網6月13日報導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6月1日宣布了馬蒂納·史蒂維斯-格林德內夫的題為《中東權力斗爭在新舞臺打開》的報導。

在一個陳舊的非洲港口,一場霸權搶奪戰正在中東打開。在這兒,傳統的捕魚船與巨大的集裝箱貨船同享空間。

柏培拉坐落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狹隘航道上,間隔內戰中的也門僅有260海里。自古以來,這座鄉鎮具有戰略意義的海岸就一向被軍事和海上強國覬覦。這個港口被殖民年代的旅行者描繪為“通往紅海的要害”,曾經是奧斯曼帝國的要塞,后來成為英國的殖民地。

這就解說了為什么作為沙特阿拉伯最堅決的盟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許諾將拿出4.5億美元,接收這兒的港口。在非洲之角的其他區域,沙特和阿聯酋這兩個盟友搶著把索馬里以及更遠北部區域的吉布提和厄立特里亞的港口和軍事基地弄到手。卡塔爾和土耳其支撐不同的政治伊斯蘭形式,更接近于沙特的首要對手伊朗。它們也正在索馬里和蘇丹大搞建造。我國在吉布提有一個軍事基地和一個集裝箱港口,而且正在索馬里探究其他場所。與此同時,美國也在從吉布提的勒莫尼耶兵營(美國在非洲大陸最大的基地)在波斯灣履行非洲作戰使命并指揮無人機。

這個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狹隘航道是亞洲和歐洲之間速度最快、運用得最多的銜接,處理了全球約10%的海運交易,其間包含約10%的石油交易。

自2010年以來,因為該區域在商業和戰略上的重要性,國際大國為這兒的港口和軍事基地投入了數十億美元。

聯合國和獨立查詢人員說,伊朗運用蘇丹和索馬里的港口向黎巴嫩真主黨和也門的盟友私運兵器。為了支撐也門的另一方,阿聯酋2016年在厄立特里亞建立了一個巨大的軍事基地,這兒成為無人機和軍機空襲的出動據點。

其他難題也舉目皆是。沙特及其盟友憂慮圣戰安排,包含“伊斯蘭國”極點安排和“基地”安排分支,在阿拉伯半島的實力不斷強大。

沙特和阿聯酋上一年與卡塔爾割裂,宣稱后者支撐恐怖主義,此舉推翻了傳統聯盟。這場交際危機促進在非洲最赤貧和危機四伏的海岸區域達到協議,索馬里、吉布提、厄立特里亞和蘇丹自2016年以來就得到來自較殷實的中東國家的20億美元出資。

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全球地緣政治智庫國際危機研討安排的該區域問題專家拉希德·阿迪說:“海灣的騷亂令非洲之角現已風險的軍事化急劇晉級。海灣國家期望操控這一區域,以支撐一個不完全依靠石油出產的經濟未來,并準備好應對未來與伊朗迸發戰役的可能性。”

西方交際官說,這一局勢讓華盛頓的影響力削弱。美國在該區域幾乎沒有商業出資,但最近幾十年來在軍事項目上花費了數百億美元,其間包含沖擊海盜的舉動,并增加了對索馬里圣戰分子的無人機突擊和特種部隊布置。

華盛頓的無黨派智庫美國平和研討所的佩頓·納普夫說:“沒有依據標明美國有連接的戰略來應對非洲之角的割裂和紅海的軍事化。”

2017年12月,土耳其爭奪到了開發薩瓦金島的權力,這兒曾是前奧斯曼帝國在蘇丹的前哨。卡塔爾本年3月與蘇丹達到開始協議,斥資40億美元開發蘇丹大陸鄰近的一個港口,招待前往沙特港口吉達的客輪。假如終究敲定,這將是迄今為止該區域港口方案的最大一筆出資。

具有20萬人口的濱海城市柏培拉是軍事和商業建造的要點。蘇聯在20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在這兒建立了一個重要的軍事基地。在20世紀80年代,蘇聯中止支撐獨裁者西亞德·巴雷,他轉而投向美國,這個基地也落到了美國手上。

國際第3大港口運營商、阿聯酋的迪拜國際港口公司達到了一項價值4.42億美元的協議,將在2016年年中將柏培拉現代化而且對之加以辦理。索馬里蘭和阿聯酋之間一項贏利豐盛的軍事協議敏捷接二連三。這項協議將使阿聯酋翻修這個陳舊的軍事基地以及鄰近的一個小港口,供軍事運用25年。

還有人憂慮,這些出資的價值太高:將進一步被拖入中東和非洲之角的抵觸。(編譯/洪漫)

材料圖:2017年1月5日在美國陸軍、海軍陸戰隊與MV-22“魚鷹在非洲吉布提打開演練。

材料圖:2017年1月5日在美國陸軍、海軍陸戰隊與MV-22“魚鷹在非洲吉布提打開演練。

上一篇:英媒探訪斯里蘭卡:中國讓偏僻漁村變身集裝箱港
下一篇:GDP“萬億俱樂部”城市擴至16個 下一個會是誰?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七仙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