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圓夢計劃”被喊停 酷狗音樂陷入版權費紛爭

  參加酷狗“圓夢方案”的音樂制造人在酷狗忽然關停方案后會集迸發不滿。酷狗在官方微博表明,單方面中止合同的原因在于部分制造人的歌曲質量不過關,但音樂制造人們對此理由卻并不配合。

  5月29日,針對近期掀起的音樂制造人維權風云,酷狗音樂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忽然間斷活動的原因是在“星愿方案”(圓夢方案)活動中接到了許多主播投訴,反映音樂質量不合格,有商家經過不正當競賽手段獲利。

  此前,酷狗因單方面中止“圓夢方案”,被指對音樂制造人與主播形成“上億丟失”,且從本年4月開端遭音樂人團體維權。但在酷狗的聲明之后,一眾音樂人也紛繁在微博進行反擊,表明對酷狗關停方案的理由不理解,此外,酷狗由于部分音樂制造不過關而對其他音樂人“一刀切”的做法明顯不當,兩邊各不相謀。

  值得注意的是,酷狗直播的營收成為其母公司騰訊音樂(NYSE: TME)營收的重要組成。此次關停,是否意味著酷狗的直播事務已到天花板?

  推方案造星

  曩昔一年,酷狗直播在造星上有許多動作。

  2018年5月,酷狗推出了酷狗直播學院、新生態扶持方案,8月上線了直播造星節目《酷狗直播101》,9月又推出頭部主播線下LIVE秀方案。2018年1月25日,酷狗直播在“2018音樂新聲態發布會”上宣告其2018年歌手直播方針,對標2017年的295位直播歌手、1.23億次直播進房人次、702張付費專輯發行和2.2億元直播歌手營收,酷狗直播將在2018年完結入駐1000位歌手、3000張發行付費數字專輯以及5億元數字專輯營收的方針。

  此外,酷狗直播的營收成為其母公司騰訊音樂營收的重要組成。招股書顯現,由全民K歌、酷狗直播和酷我音樂發明的交際文娛收入占比由2016年的50.8%上升至2017年的71.3%。2019年Q1,這個份額到達72%。

  到2019年Q1,騰訊音樂總營收為57.4億元,同比增加39.4%;歸歸于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9.87億元,同比增加17.4%。比較上季度歸歸于公司股東凈虧損8.76億元,本季度轉盈。

  2018年7月,酷狗建議一項名為“圓夢方案”的活動,酷狗旗下“5sing商城”作為原創音樂的定制買賣渠道,供音樂制造人和酷狗主播作為買賣兩邊在商城上進行選購買賣,最終錄制成曲上線。

  據了解,“圓夢方案”更詳細的內容,是酷狗期望經過打通數字專輯從制造到發行的線上線下流程,包含供給籌集資金、詞曲制造、專輯發行等,協助主播具有自己的原創著作。在此之后,粉絲在直播間購買數字專輯支撐主播。酷狗經過這種“數字專輯眾籌+音樂電商”的形式,企圖探究新的數字音樂消費方法。

  該方案的運營形式是由參加方案的音樂人或音樂公司作為商家,制造原創歌曲demo,自主定價并上傳至酷狗的“5sing商城”。酷狗的主播則經過粉絲眾籌的方法獲取資金來選購demo,然后定制歸于自己的原創歌曲,而歌曲的版權則由歸酷狗一切。在這其間,商家、主播、渠道、粉絲各有所得。

  但這個“完美方案”卻只短短運行了幾個月。

  急速關停惹爭端

  2019年3月8日,酷狗忽然告訴將于3月25日封閉商城買賣,叫停主播“圓夢方案”,但是酷狗卻在3月22日便提早封閉,因而被指對音樂制造人形成“上億丟失”。據音樂制造公司稱,丟失的來由是公司受酷狗方托付為其墊資制造歌曲,但由于酷狗封閉商城的行為,導致歌曲未審閱,費用也未結算。面臨音樂制造方的不滿,酷狗隨后許諾將于4月17日從頭敞開商城,但至今仍未敞開,隨即引發音樂制造人的新一輪維權。

  關于版權費,《投資者網》收到來自廣州瑜泰傳媒有限公司、上海妙一刻傳媒有限公司等14家公司發布的“酷狗欠款”公示,依據公示大略計算,共涉未結金額2253.7萬元。到發稿,《投資者網》暫未能從酷狗方獲得對該金額的求證。

主播“圓夢計劃”被喊停 酷狗音樂陷入版權費紛爭

圖為《投資者網》收到的音樂公司發布的部分“酷狗欠款公示”

  涉事的上海妙一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音樂人鄭冰冰供給給《投資者網》其在“5sing”音樂商城后臺的訂單記載顯現:共122個訂單,其間70首顯現“著作審閱經過”,其他則是“待渠道審閱”狀況。

  酷狗曾于4月份和5月份先后兩次對事情發表聲明。酷狗直播CEO謝歡在4月17日表明,間斷方案的原因是發現“有音樂商家標高著作價格”、“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為誘導主播導致不公平競賽”等,5月29日的聲明又稱是因“許多主播投訴音樂質量不合格。”

上一篇:方大系“突然敲門” 吉林化纖控股股東接連出招捍衛控制權
下一篇:頻繁出售資產后 協鑫新能源或被央企華能接盤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七仙女登陆